新闻
最新资讯 教育要闻 政策通知 教育时评 热点聚焦 外媒追踪 教育访谈 图片新闻
教育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教育访谈

为经济发展蓄力 为改善民生赋能 ——高职百万扩招实施一周年纪实
发布日期:2020-06-08 10:55:36    打印

“上了专业课,再也不敢说自己对会计有点了解了,不懂的太多,学海无涯呀!”山东日照职业技术学院会计学院学生张作霞感慨地说。

  作为一名高职扩招的社会生源,38岁的张作霞在疫情期间和同学们一起过着上网课、写作业、线上讨论的学习生活。她告诉记者,从同学群的交流中能感受到,尽管疫情给经济、就业带来了冲击,但难得的充电学习机会给大家增加了应对挑战的信心。

  2019年3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高职院校大规模扩招100万人。同年5月,教育部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社部、农业农村部和退役军人事务部印发了《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正式启动面向高中毕业生、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的高职扩招。

  时隔一年,这项工作进展如何?交上了怎样的答卷?记者进行了追踪采访。

  交卷:2019年高职扩招116万人

  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2019年高职共扩招116万人,百万扩招如期顺利完成。

  从各地情况看,部分省份“超额”完成扩招任务。例如,2019年江西省承担高职扩招任务4.3万人,实际扩招6万人;山东省承担高职扩招任务6.8万人,实际扩招10.4万人;甘肃省承担高职扩招任务1.9万人,实际扩招2.3万人。

  按照政策,扩招生源主要来自两个方向:其一是中职应届毕业生;其二是退役军人、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

  社会人员是否愿意和可能重返校园,曾被认为是这项政策的难点。从实际情况看,各地都招收了相当比例的社会人员。例如,江西省高职扩招录取社会人员4万人,占高职招生总数的近1/6。山东省高职院校招收退役军人4.31万人,下岗失业人员1384人,农民工736人,新型职业农民5762人,在岗职工等其他群体1.5万人。安徽省在6月首轮扩招报名截止时,人数就达到16.8万,其中退役军人8.8万人,报名数居全国第一。

  “当社会充分了解扩招信息以后,释放出的学习意愿出人意料。”陕西铁路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王津说。进社区、进村镇、进集市、进工厂,把扩招信息传递到有需要的人手中,该校出现了“90后”农民夫妻携手入学的佳话。

  张作霞也告诉记者,自己的大家庭里就有两个人因为高职扩招重返校园。而她所在的日照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年龄最小的17岁,最大的51岁。

  扩招的目的并不仅在于“招”,更在于扩大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有效供给,以适应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和区域产业升级。将个人的学习需要与社会的人才需要对接起来,才是扩招的应有之意。

  在吉林,377名基层河湖长报考高职,提升自己的河湖管理业务知识和专业技能;在湖南,百余名保姆、月嫂重返校园,瞄准家政、托育、养老等产业的提质升级;在河北,7900名在职幼儿教师走进高职,提高学历层次的同时,强化师资队伍的能力素质;在浙江,4195名新型职业农民被高职院校涉农专业录取,助其实现“就业有优势、创业有本领、升学有通道、终身发展有基础”……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高职扩招是党中央、国务院统筹产业结构、人才结构、教育结构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将持续释放政策效应,加快培养出国家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把人口红利更好地转变为人力资源红利。”

  答卷:尽最大努力将政策落到实处

  “眼界开阔了,人也变得自信了。”短短几个月的学习生活给张作霞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回想最初听到高职扩招时的迟疑,她直感叹,幸好抓住了这个机会!

  其实,在扩招的任务刚刚被提出时,感受到未知压力的又何止考生。从职业院校、地方政府到相关的国家部委,都是第一次,这意味着没有任何经验可供借鉴,只能自己蹚出一条路。

  《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明确了“中央统筹、地方主责、系统化推进、质量型扩招”的工作思路,并就计划安排、考试报名、招生录取、教育教学、就业服务等方面工作进行统筹部署。随后,各地陆续开始自己的探索。

  安徽省重点指向新入伍士兵,已经参加征兵报名的普通高中毕业生、中职毕业生均可报考,入伍的同时可以保留高职院校入学资格,退役后入学将享受国家资助等优惠政策。“这项工作既前移退役士兵入学关口,解决了‘征兵难’的问题,又采取校企合作‘订单式’培养,保障了退役士兵的毕业与就业有效衔接。”安徽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说。

  福建省将扩招与本省正在进行的高职“二元制”人才培养改革试点相结合,实行校企联合招生、联合培养、一体化育人。招生对象是在合作企业连续工作6个月以上的在职员工,工作、生活和学习主要在企业,员工、学生、学徒身份三位一体。福建省教育厅职成处处长罗强表示:“高职院校提高了人才培养针对性、提升了育人质量,企业提高了员工素质、留住了人才,学徒圆了大学梦、提升了学历、打开了成长通道,学校、企业、学生三方实现了共赢。”

  “大多数中职毕业生家庭收入不高,家庭经济状况导致学生升学意愿不强,中职学生报考高职的数量不多。”海南省在高职扩招专项调研中了解到。为此,《海南省2019年高职扩招专项工作实施方案》中有针对性地提出:“对从2019年起参加我省对口单独考试招生具有海南户籍或学籍的中职应往届毕业生,以及从2019年起就读我省职业教育人才培养及招生试点项目的中职应往届毕业生,省财政第一学年给予每生5000元的学费补助,完成学业并获取毕业证书后再给予每生5000元学费奖励。”

  招进来是第一步,怎么保证留得住、学得好?这是职业院校需要回答的考题。

  “我们第一时间拿到学生基本信息之后,逐个对学生进行了电话访谈,9月入学的首批社会生源43人做到了一人一个专门的培养方案。”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工商管理系主任赵莺燕说,“每门课程都设计了脱产学习、线上学习、线上学习加线下辅导3种可供选择的方式。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学习时间、学习方式和课程。”

  “学校反复征求我们的意见,除了少数人选择全日制脱产学习,大家都选择了周末到校上课。”张作霞说,“虽然每周只来两天,但学校还为路远的学生提供了宿舍,为带小孩的学生开放课堂。我们听课,孩子在旁边看书、写作业,也跟着受熏陶。”而此次疫情期间,扩招生源和其他学生一样,从2月15日开始在线上课。“老师非常贴心,直播课上有很多互动,还会把课程内容录屏分享到群里。”张作霞说。

  随着扩招工作的深入推进,教育部再为学生上了一道“保险”——印发《关于做好扩招后高职教育教学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学习时间最长不超过6年,确保总学时不低于2500学时,其中集中学习不得低于总学时的40%等规范性要求,坚持“标准不降、模式多元、学制灵活”,坚持宽进严出,严把毕业关口,实现高质量就业。

  阅卷: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

  高职扩招这道题到底答得怎么样?虽然总成绩要待3年以后揭晓,但阶段性评价仍然有迹可循。

  从国家统计局今年年初公布的数据看,我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新的经济增长点不断涌现。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8.4%,规模以上工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8.8%,分别快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2.7和3.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战略性新兴服务业、高技术服务业和科技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2.4%、12.0%和12.0%,分别快于全部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3.0、2.6和2.6个百分点;2019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增长16.5%,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19.5%,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为20.7%,比上年提高2.3个百分点。

  这些新兴领域相关的专业,正是高职扩招的重点,回应了政府工作报告把关于职业教育的表述置顶于宏观政策层面,将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作为应对经济下行、稳定和扩大就业重要举措的题眼。

  江苏盐城高新区一家生产制造企业的招聘培训科负责人表示:“非常希望通过高职扩招的利好政策,帮我们培养一些电气自动化、电子通信和机械设计等方面的专业人才,满足我们企业对人才的渴望。”

  “我们公司有140多支钻井队,今年新招聘了800多名员工,大部分是来自边远地区的农民工,急需进一步提升学历和职业技能以满足企业的发展需要。”西部钻探克拉玛依钻井公司经理张立春说,“国家的高职扩招政策,正好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满足了企业提升职工整体素质的需求。”

  “高职百万扩招是一项重大政治任务,也是一项重大惠民工程。”山东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说。

  “如果不是国家给的这次机会,我真的不敢想象这辈子居然还有机会走入大学校园,重新再做一回学生。”就读于合肥职业技术学院旅游管理专业的张鹏飞感慨万千。2015年退伍后,他做过茶叶生意,也承包过工程,但总有知识匮乏、思维受限的危机感。如今,他对未来有了更清晰的规划和畅想,打算根据自己所学的知识,在旅游行业开辟一块新市场。

  “过去,我脾气不好,办事急躁,回到学校之后我担任班干部、参加社团活动,现在沉稳多了。”就读于宁波职业技术学院的童优军说,最令她满意的是,在学校里感受到对高职扩招学生的“同等待遇”,和普通学生一起参加社团活动,一起上专业课,互相之间没有隔阂。她说,“在这样的环境里,感觉自己不努力都对不起学校的关心,对不起国家的好政策。”

  在业内,过去一年被视为职业教育改革元年。“高职扩招是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一个历史机遇期。首先,它推动了各地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技术技能人才选拔的考试评价体系,提供多样化成长成才途径;其次,它改变了传统课堂教学模式,更加注重学生差异性,因材施教,办适合的教育;最后,它进一步明确了职业教育在国家战略体系中的地位,将有利于加快推进职业教育的内涵式发展,彰显职业教育类型特征。”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相关负责人说。

  眼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正在改变各行各业的生态,也对从业者提出新的要求。提升技能、更新知识或转换赛道的需求让不少人关心,今年扩招是否继续?从已启动高职招生工作的各省份情况看,山东明确提出全省高职院校将面向下岗工人、退役军人、农民工以及企业职工等群体扩招6.85万人。安徽、湖南等省也明确社会人员报考高职的通道继续开放。(本报记者 高靓)

来源:中国教育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