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
创新教育 教育与文化 资源服务 图书征订
创新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报刊→创新教育

基于学生立场的过程性评价
发布日期:2019-10-10 10:47:38    打印

 要:基于学生立场的过程性评价的根本目的在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改进学习策略,并通过个人自评、生生互评与教师的引领,融合学习过程与评价过程,促进深度学习的发生,从而为学生富有个性的全面发展奠定基础。

关键词:过程性评价  学生  教学

学校是学生追寻梦想的地方,唤醒并成就每个学生,让每个学生为精彩的人生奠基,是学校教育的不二诉求。遵循教育规律、学生成长规律,推进因材施教、改进育人模式,提供丰富、可自主选择的课程,通过积极的评价,引领学生愉快学习,幸福成长,这是基于学生立场的学校教育的基本思考。评价是学生学习与成长过程中不可回避的现实,如何充分发挥评价的作用,引领和促进学生的发展是我们必须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学习的质量不仅反映在学习的效果上也反映在学习的过程中学习者投入学习时的动机所采取的策略与方法获得的效果是三位一体的。学习动机决定学习的总体方向,学习策略与方法则帮助实现学习的总体目标。因此,我们的评价不仅应关注学习的结果,而且要关注学习的动机、策略、方法、情感态度、价值取向等,即学习的过程。过程性评价就成为了我们必然的选择。

我国学者谢同祥、李艺提出:过程性评价是在学习过程中完成的、建构学习者学习活动价值的过程。过程性评价一般由教育者的评价、学伴之间互评及学习者自评综合而成。这里的教育者不仅包括学校的教师及其他教育工作者,如校长、教育管理人员、教学辅助人员等,还包括社区工作人员、家长等对学习者能够产生教育影响的人。这个定义强调:首先,过程性评价是一个对学习过程价值进行建构的过程;其次,过程性评价在学习过程中完成;其三,过程性评价强调学习者作为主体参与;其四,过程性评价是一个促进学习者发展的过程。总之,过程性评价是在学习过程中发生的、学习者参与的、渐进的价值建构过程。张曙光认为:过程性评价是在教学过程中对学生学习的各类信息加以即时、动态地解释,借以优化学习过程、调整教学策略,从而实现教学过程价值增值的活动。所以,过程性评价不仅关注学习结果的价值判断,而且更为关注学生在学习活动过程中的认知技能、智力、情感、动机、策略等的自我评价与发展;关注学习主体意识的唤醒,通过自我监控、自我诊断、自我消化、自我反思、自我矫正,计划、实施、监控、调整学习过程并完成各阶段学习任务;关注生生合作与互评,培养团队意识、协作精神;关注教师的引领,促进评价的导向性、诊断性、矫正性、督导性和激励性等功能发挥,让其成为促进学生发展的媒介。或者说过程性评价应该是从应对外部评估的演练转到基于内部改进的需求为学生学习的评价,是评价过程和学习过程的融合,是能够促进教与学的;过程性评价是对学习的评价,关注学习环节的实效;过程性评价应该是融入学习的评价,引领学生自我反思并进行自我修复;评价应撬动教学行为的改变。

在实施过程性评价时,我们应重点关注如下内容

学习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由学习动机和学习策略构成,它不仅是决定学习结果的重要因素,而且本身也是学习结果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学生对于学习内容本身的兴趣,就是构成学习动机的重要因素。学习兴趣不仅影响着学习结果,它本身也是学习结果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教与学所期待的结果,当然包含在学习方式中。所以对于学生学业的评价,不仅是对学习最终结果的评价,而且应该包括对学习方式的评价。而要评价学生的学习方式,必然就要关注学习过程。从而如何结合学习内容和学生的知识背景、生活经验,创设恰当的问题情境或问题链,引领学生选择适当的学习方式,促使深度学习发生应是教师教学设计的重点。如对于圆锥曲线的教学,我们可以首先通过学生观察圆柱的截面图形、卫星的运行轨道等建立椭圆的形象;通过实验操作,“发现”椭圆的形成过程与动点满足的几何条件,由此抽象出椭圆的定义;通过自主、合作、探究,建立椭圆的方程(在此过程中,应让学生充分地讨论、思考,如何选择恰当的平面直角坐标系,才能使所求过程简洁;如何在运算过程中,调整思维,使运算快捷;如何引入变量,使所得方程表示更简单,更具数学美);通过运用代数方法,研究椭圆简单的几何性质;其次,利用类比法让学生研究双曲线、抛物线的方程与简单的几何性质。这样,学生不仅学习了圆锥曲线的相关知识,体验了研究的过程,加深了对解析几何本质的理解,整体构建了相应的知识结构、方法体系,而且学习过程中的任务驱动、学习方式改变、成果分享、自我调控等,提高了学生的参与度与积极性,丰富了学习的经验,有利于养成良好的习惯,更为重要的是对数学抽象、直观想象、数学建模、数学运算等数学学科核心素养的培养与提升,促进学生对数学本质的理解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学习活动学习活动是学习内容的重要载体,是学习行为产生的表现形式。适宜的活动设计、实施与评价,必将促进学生的成长。如作业是一项最为普遍的学习活动形式,它是引导学生总结、消化课堂内容,预防、纠正常见错误,提升认知与思维水平,指导学生预习新课的重要载体,是对学生实现过程性评价的重要依据。但是现实教学中的“拿来主义”、“题海训练”、“对错批阅”,使得作业的诊断功能、评价价值大大削弱,特别是超前或重复训练,偏题、怪题、难题,极大地打击了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加大了挫折感,厌学、逃学、不学成为了部分学生的常态。因此,精选作业,特别是增加开放性、探究性作业,提升作业的实践性、体验性,通过面批、展示、点评等方式,发挥教师在作业评价中的指导、引领作用,学生的积极参与、深度思考与总结提升,作业效能的提高应是我们追求的方向。

同伴互助由于同班级的学生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困惑的相似感、问题的相同感,所以来自同伴之间的评价或意见则更容易被他们所接受。因此,在学习过程中,教师应通过情境设计与教学引导,使学生的独立学习、组内研讨、班级展示、师生交流、课堂练习、总结点评等活动浑然一体,突出学生思维的亮点、闪光点,抓住易错点、易混点,理解重点,突破难点,让学生在自评、互评中丰富对学习内容的理解,锻炼其判断是非的能力与语言表达能力,提高发现和提出问题、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培养自信、敢说敢干的品质,增强学习的动力,不断发展和完善自我。

教师引领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教师应充分地尊重学生的主体意识,预留充足的时空,让学生通过自我学习,课堂展示,相互点评,激发思维,形成学习共同体,促进学生的发展。同时,教师应站在学生的立场,蹲下来与学生一起思考,并扮演好“求学者”、“合作者”、“引领者”的角色,及时个别交流,用心对待每一个学生;及时发现思维的断点,不断架设支架,使其学习与思维逐步走向深入。在学习过程中每个学生都应受到教师的尊重。

、生成性学习成果学生的学习过程是丰富多样的,不同学生的学习经历,会产生不同的学习过程与结果。传统的目标导向学业评价,将评价的目标框定在教育者认为重要的、十分有限的范围内(如知识的掌握,解题方法的熟练,答案的正确等),这种做法使许多有价值的教育目标被忽视,评价导向的积极作用被削弱。过程性评价则将评价的视野投向学生的整个学习过程,凡是有价值的学习结果都应当得到肯定,不论它是否在预定目标范围内。即使某些观点是错误的,它往往也是形成正确认识与行为方式的必经之路,或者说学生的错误往往是他们走向正确的宝贵资源。过程性评价应是一种质性的评价,心态、思维、方法、交流与研讨、成长的经历都是我们所关注的对象,如学生在课堂学习中,能否积极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能否认真倾听他人的想法;能否提出和研究与内容相关的问题;能否对他人的问题或观点给出自己的评价或看法;再如在思维遇阻时,分析、调整的思路与方法等。由此提高学习积极性,丰富学习经验,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与动机,自评、互评的意识与能力等。这都是终身学习所需要的。

总之,过程性评价采用结果与过程并重的价值取向,与教学过程相互整合,它不仅关注每一个阶段的学习效果,而且关注学生的情感态度和行为表现等。它强调及时地反映学生学习的情况,促使学生对学习过程进行积极地反思、调整、矫正和总结,而不是给学生下一个结论,并将引领学生学会提问学会质疑学会交流、学会思维,提升自身的元认知能力,促进自身的全面而具有个性的发展作为必然追求。

 

参考文献:

1】谢同祥,李艺,过程性评价:关于学习过程价值的建构过程【J】.电化教育研究,2009,(6):17-20

2】张曙光.过程性评价的哲学诠释 【J】齐鲁学刊,2012,(4):69-73

来源:湖南省岳阳市教育科学技术研究院  魏建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