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
工作简报 科研活动 国际交流 研究课题 图片展播
研究课题 当前位置:首页→活动→研究课题

教师评价中评价主体多元化问题研究的紧迫性
发布日期:2018-12-03 09:59:42    打印

  要:教师评价牵涉到教师自身的发展和专业的成长,多元、多边、多变的教育评价必将伴随教师发展的脚步而不断“与时谐行”,面对明天教育的不稳定性和复杂性,对教师评价中评价主体多元化的问题的研究就更加凸显。

关键词:教师评价;评价主体;多元化;紧迫性

 

 教育大计,以人为本;百年树人,以师为本。我们对教师的期望越来越高。但赞誉与争论相伴,前进与迟疑同行。我们很少考虑教师作为一名普通人、平凡人的感受,“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是真实存在于现实社会中的人,是有着复杂社会关系的人,是社会大舞台上扮演多重角色的人。”[1] 其地位和角色非常特殊,他们身上存在着诸多压力,特别是来自教师评价的压力。由于教师工作的复杂性与艰巨性,必将导致教师评价呈现复杂与不可预测的倾向;而现行的教师评价制度又很不给力,“异化的评价制度,尴尬着教师,扭曲着学生,焦虑着家长,困扰着社会。”[2]特别是单一的主体评价随着绩效工资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受到教师的抵触和反感。“在一个开放、包容的系统里,每个人都负有评价和解释结果的责任”。[3]因此,面对明天教育的不稳定性和复杂性,对教师评价中评价主体多元化的问题的研究就成为一种必然,且十分紧迫

一、课程改革发展的迫切需要

当今世界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课程改革的全面推进和发展,中国近年来也将教育改革的重点转移到课程改革和教学改革上来。课程改革需要教师转变教育观念,提升专业素养。2010年颁布的《教育部关于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进一步推进素质教育的意见》指出,“基础教育课程是国家意志和核心价值观的直接体现,承载着教育思想、教育目标和教育内容,在人才培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当前,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进入到总结经验、完善制度、突破难点、深入推进的新阶段。”新阶段的中心和核心环节就是课程改革与课程整合,而实施的主要途径就是靠课堂教学及其改革,而课堂教学及其改革,离不开教师的直接参与,特别是主动参与与思考。教师专业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着教学改革和课程改革的成败。英国课程专家、行动研究的主要倡导者之一斯腾豪斯认为:“没有教师的发展就没有课程的发展”。[4]为搞好课程建设,提高教学质量,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科学合理的教师评价特别是教师评价主体多元化的研究就成为一种必然。

新的课程改革对教师的专业发展和教师评价提出了新的要求,评价又是推动或者制约教师专业发展的关键措施,它是教师专业发展的指挥棒和助推器。所以教师评价要实行领导、同行、学生、家长等多元主体评价,使被评教师从多渠道获得反馈信息,从而更好地反思和改进教育教学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同行、学生和家长(包含社区)都是教师的工作伙伴或“合伙人”,他们不但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教师的教育教学活动,而且还能够从不同的侧面反映出教师的工作表现,对改进、提高教师工作质量都会产生积极影响。因此,新课程强调为同行、学生和家长创设积极参与评价的氛围,同时要求被评教师要端正态度,认识到他人评价所提供的信息对于自己改进和发展的重要作用,以积极的态度和宽广的胸襟接受他人的评价。可以讲评价主体多元化,“从单向转为多向,增强主体间的互动,强调被评价者成为评价主体中的一员,建立学生、教师、家长、管理者、社区和专家等共同参与、交互作用的评价制度,以多渠道的反馈信息促进被评价者的发展。”[5]

二、现代学校制度建设的迫切需要

现代学校制度是一种适应时代要求的学校制度,是一种以学生发展为核心的制度,是一种能协调校内和校外关系的制度,也是规范加个性凸显的制度,其建设必然也会促成多元、多主体并存的评价制度体系的建立。其目的也是为了协调和整合各种积极因素,逐步形成“自主管理、自主发展、自我约束、社会监督”的机制,最终目的是促进学校的发展。《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曾指出:“适应中国国情和时代要求,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学校制度,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新型关系。”

现代学校制度要求我们建立教师、学生、同行、专家和家长共同参与的教师评价体系,使他们构成评价主体的多元成分,“多元”作用于“一元”(教师),促使“一元”得以健康发展。建立评价主体多元化机制,目的就是要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多渠道获取教师教育教学的信息和资料,帮助教师全面、客观、科学地了解自己教育教学工作的不足,提高教育教学水平,促进自身专业发展;同时也利于加强社区、家庭与学校的联系,家校共育,方能彰显教育的活力。

三、学校依法治校管理的迫切需要

2012年教育部颁布的《全面推进依法治校实施纲要》指出,学校要牢固树立依法办事、尊重章程、法律规则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要切实落实师生主体地位,大力提高自律意识、服务意识,依法落实和保障师生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目前,世界各国的教师评价逐步成为由教师、学生、家长、管理者,甚至包括专业研究人员共同参与的交互过程,这也是“教育过程逐步民主化、人性化发展进程的体现。”[6]

依法治校要求管理者要充分尊重评价主体,注重评价主体多元化和评价本身的民主化。在评价主体扩展的同时,重视评价者与被评价者之间的互动与交流,在平等、民主的互动交流中关注被评价者发展的内心需要,共同承担促进其发展的职责。这也是学校走向民主管理、提升管理涵养的必然趋势。开放的教育更加和谐,民主的管理更有生命。”正如韩东屏教授所说:“只有民主化的价值抉择才是惟一合理的和应被我们采纳的方法。”[7] 

四、教师自身发展的迫切需要

教师评价主体多元化归根到底是牵涉到教师个体发展的问题,评价的出发点来自教师,评价的最终落脚点也应该回到原点——教师身上,视教师的专业发展为评价者最大的责任和义务。2009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也明确规定了教师的权利:参与学校的民主管理。也许评价过程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教师的成长提供各种专业上的机会。从校长的观点来看,评价的过程就是教师主动参与学校发展的过程;从教师的角度来看,如果是全面完整地执行评价过程的话,将会打破教师的隔离状态,为教师个人的成长发展提供手段,使教师能更多地接触和更好地了解学校文化以及学校系统的文化。[8]

在领导者、同事、家长、学生等构成的多元评价主体中,教师虽然只是其中的“一元”,但却是居于核心的“一元”。忽视了教师主体及其专业发展在教师评价中的核心地位,围绕其他工作大做文章无异于舍本逐末。因为现行教师评价强调自上而下的考核,而这种被动接受评价的过程中,评价者与被评者扮演的基本上是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角色,他们对评价指标的制定、评价的具体操作步骤、评价结果的解释就运用等都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往往处于被动、消极的地位。评价主要考虑组织者的参与,较少考虑教师个人的需求和生活状况,因此教师大都对此持冷漠、应付、对立、讨厌、拒绝或者害怕、恐惧、逃避的态度,难以引起教师的兴趣,难以激发教师参与的积极性。

毕竟教师评价不是为了判断少数不称职的教师,而是为绝大部分教师的发展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五、评价本身完善的迫切需要

虽然评价主体多元化的问题逐渐得到学者们的关注,但是研究的重点都集中在评价的内容、评价标准和评价方法的变革上。虽然“多元主体参与”的概念早在 1987 年就被派特提出了,但是“多元主体”一直被当做一种理念,并未做实际操作的研究,使得理论与实践有些脱节。这容易导致多元主体参与评价既容易成为一句“口号”,又容易在实际操作中流于形式。因此,对评价主体多元化的研究也可以进一步完善评价本身的内涵,促进评价本身的发展与演进。

评价要发展,就要“善变”与“快变”,就要因时因地而变,其本身就应跳出以往传统思维的框架,融入多元的新思维,因为多元已是“评价时代”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之一。同时,评价也应有持续性,一以贯之。一时的评价只能起一时的作用,惟有持续的评价才能让教师无论是对自身的教学还是对学生能力的把控了如指掌,才能真正实现自身的“华丽转身”,才能融学生核心素养能力的培养于课堂教学的方方面面,才能融教师核心素养的生成于教师评价的发展过程之中。

六、教育教学质量的迫切需要

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是教育的关键所在,也是其生命底线之一,保证教育教学质量的关键因素是教师的专业发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世界全民教育检测报告》的主题就是“质量势在必行”,将关注和提升教育质量、教师素质作为最大挑战,“一个国家的教育质量是无法超越它的教师的质量的。”[9]如果教师质量得不到提高,必将导致学校教育质量难以得到保证。美国发表的《国家在危险中:教育改革势在必行》,将教育改革推向高潮。各国学者和政府均认识到,教育改革的成功与否决定于教师,教育质量的高低取决于教师。美国学者琳达·哈蒙德指出:“对学生的成就来说,教师质量这个变量远比其他变量重要得多。”[10]

要保证教师质量,与之配套的教师评价的质量也需同步提升。而评价主体多元化的研究正是从一个侧面的角度出发来提升教师评价的质量,从不同的视角和视野对教师开展评价,会促使教师自身得到专业上的成长和发展。这是时代的深情呼唤,也是教育内在的大声呐喊。

 

参考文献

[1]魏东,王伟虹主编. 我不悲伤:教师教学环境调查[M],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1.

[2]于成业. “互联网 + ”背景下教师评价制度的反思与重构[J]. 学术探索,2016(4).

[3](美)斯蒂金斯(Stiggins, R. J.)著. 促进学习的学生参与式课堂评价(第四版)[M],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促进教师发展与学生成长的评价研究”项目组译,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5:268.

[4]Stenhouse,L. An Introduction to Curriculum search and Development [M]. Heinemann Educational BooksLtd ,1975:142.

[5]朱慕菊. 走进新课程[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49.  

[6]朱慕菊. 走进新课程[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143.

[7]韩东屏. 评价的意义与普遍有效性[J].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2).

[8](英)路易斯.斯托尔,(加拿大)迪安.芬克 著. 未来的学校:变革的目标和路径[M],柳国辉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22.

[9]张倩,李子建,宋萑.论当代西方教师教育研究话语的迁移与转向[J].比较教育研究,2014(4).

[10]莫景棋. 美国基础教育教师教学评价标准的墓本范畴[J].课程·教材·教法,2001(3).

 

【作者:杜才友,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现为重庆市人和中学校长。四川师范大学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结业;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育管理硕士;九龙坡区面向全国公招引进的干部,九龙坡区第十届政协委员。】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