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
创新教育 教育与文化 资源服务 图书征订
创新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报刊→创新教育

“麻烦”留给自己 “方便”赠予他人
发布日期:2016-09-27 07:09:57    打印

“麻烦”留给自己 “方便”赠予他人

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难事,在处理这些难事的背后往往都是一种把“麻烦”留给自己,还是把“方便”留给自己的选择。校长也不例外。其中最常见的难事之一就是教师流动。

如果是自己心目中的“得力干将”提出要离开,那么,李烈校长一定会与其本人沟通,但挽留不是她在沟通中的重点,她重在倾听这个要求背后的想法、打算。如果这些想法、打算,是负责任的,而且有利于其后续的发展与生活,那么再怎么舍不得,李烈校长也会当即表态:支持,支持,再支持!当李烈校长在沟通中发现,他们的选择有着较大的风险时,她通常还会提供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具体支持:“你先去,学校为你保留一年的档案。如果成功,那么你回来把档案带走;如果不成功,你还愿意回来教书,那么我在这里等你!”这句铿锵有力的话,往往都会使意欲离职的老师泪奔。即使是“汉子”,也不例外。

私底下,李烈校长不止一次提到:教育是生命对生命的孕育;拥有丰富而精彩的生命体验,才有可能成为最有魅力的教师!在李烈校长心里,从来就不认为“老师是学校或者校长的私有财产”,即使是学校或者校长培养了他们。在李烈校长看来,校长最重要的职责就是鼓励并帮助每一位老师找寻到自己的人生价值,好学校应该为教师提供职业价值和人生价值内在统一的平台!而这一切,强求不能得,只能靠引导与体验。所以,面对有着离职意向的得力干将时,李烈校长的内心平静、公允,“个人的发展需求与生命价值如何”是她首选的关注点。

做好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做好人也是要承担风险的。毋庸置疑,这些优秀教师的离开,势必会留下“麻烦”:他们承担的教学任务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人来做;新的骨干教师不能在一朝一夕间培养出来。于是,学校原有的工作秩序和工作稳定性受到影响。面对这个问题,李烈校长的回答是:我有自信吸引到或者再培养出更多新的好老师,二小有这个魅力,二小也有这个实力;而且,作为二小的优秀教师,没有人会做出对学校不负责任的事情来,相信他们会给学校留出调整和培养的时间;再说,没准儿有一天他们还会回来……

正如李烈校长常说的那样,予人玫瑰,手有余香。面对优秀教师的离开,李校长把“方便”留给他人,把“麻烦”留给自己的态度,打动了一批老师。越来越多走出去的优秀教师,在离开了一段时间后,又选择了“回家”,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钟爱的教育教学中。现在,这些人中有的又成为了学科带头人,有的已经挑起大梁,走上中层管理岗位。

对于那些因“不称职”而需要流动的老师,李烈校长不是爽快答应,而是同样选择了于己最“麻烦”的处理方式,付出大量额外的时间和精力,挑起陪这些老师一同成长的责任。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李烈校长总是要先确定一件事:教师本人和学校是否都已“尽最大努力了”,否则绝不能简单放手。其次,在本人和学校都已尽最大努力但效果仍不好的情况下,教师的流动已成为必然,这时,她也一定会坚持和这位教师有一次深入的面对面的谈话。这个谈话没有冠冕堂皇的官话,其核心是谈“适合”,宗旨在于帮助教师找到“适合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平台”。这样的谈话,也往往交织着对方的泪水和感动,为那份爱心,更为那份不舍。多年来,不少流动走的教师仍与二小保持着友好的联系。

同样,当一位被全组教师集体否定的教师面临着流动命运的时候,李烈校长自责地流泪了。因为一直以来,她只是听说大家有不满,却并不知道这位老师的发展已经陷入了如此糟糕的境地;更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她认为自己还没有来得及亲自做点什么,去激励或者帮助这位教师。于是,一方面,关起门来,该批评批评,该要求要求;另一方面,李烈校长亲自去和全组教师、主管领导谈,希望大家给自己一个机会去帮助、督促这位教师,同时承诺,如果仍然没有效果,那么她将同意这位教师流动。后来这位教师也被留下了。

这就是李烈校长的选择——把“麻烦”留给自己,把“方便”赠与他人:充满祝福地放得力干将“走”,却牵肠挂肚地将不称职的老师“留”。“我希望,不论什么原因、什么背景,每一位教师离开时,都没有自责,没有内疚,更没有挫败和沮丧;因为,他深深懂得,这里的离开,是为了去找寻那片属于自己未来的星空。”这就是李烈校长做出不一样选择背后的心声,这也如同刻在实验二小礼堂墙上的那句话:二小人追求的是职业价值与生命价值的内在统一——一份充满人性至爱的教育情怀。

本文节选自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芦咏莉的《芦咏莉眼中的李烈》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