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最新资讯 教育要闻 政策通知 教育时评 热点聚焦 外媒追踪 教育访谈 图片新闻
教育访谈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教育访谈

破除教育管理体制坚冰更需魄力和勇气
发布日期:2015-09-30 14:23:00    打印

  据报道,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全国政协教育界委员联组讨论会议上谈到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时表示,目前的教育管理体制问题,首先是中央和地区的权力争夺。

  袁部长说,目前我国基础教育的权限在地方,职业教育的权限原则上也在地方,而全国2600多所高校中,教育部属的占1l0多所,其余2000多所都在地方。虽然各个城市发展不同,但每个地方都想办好学校。“这就需要制度放权。教育部要向地方放权,首先是向省级政府放权。”但袁贵仁同时指出,两者需同时进行。“我们多年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现在是该放就放,但是每一个学校要有自律的基础,有自我配合的能力,否则放多了马上就会出现问题。”

  这话说得没错!虽然说前有价格体制改革不怕“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前车之鉴,但教育改革涉及千家万户,且改革的对象涉及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能不慎。然而问题就在于:学校在没有自主权的前提下如何完善?学校完善与否谁说了算?

  一方期待对方完善了再放权,一方期待对方放权来完善自身。于是最理想的状态只好如袁部长所说“两者需同时进行”。然而,这何其难哉!

  南方科大就是最好的例子。

  据媒体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筹)创校校长朱清时委员去年一年过得很郁闷,原因就在于他飞往世界各地招揽人才时碰了不少“钉子”。报道说,论号召力,海外的教授们都还认他这个招牌;论理念,南方科大总结了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规律,欲重新架构一所新型的研究型大学;论薪资,香港高校的教授拿着全世界大学最高的薪水,南方科大不低于香港。

  按理说,一流的教授们没有理由不“争先恐后”呀,可最后他们为何还是打了退堂鼓呢?原来,学界通行一个规律:一流的教授必然有科研课题,而其首要条件就是要带研究生。恰恰就是这个最基本的条件,南方科大还做不到。

  按有关规定,朱清时只能先招专科生,然后逐渐才是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这样,没有20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因此,直到今年3月1日,这所新大学正式开课时,学校才只有教师十来人,管理人员30多人。

  不难看出,朱清时确实在不断努力,不断妥协,不断改变,确实在“进行着”,但是,各方却看不出上级主管部门的“同时进行”体现在哪里?

  据说,一位领导在听了朱清时委员的描述后如此感慨说:如果你想建一栋世界一流的豪华别墅,不能先建一个猪圈,然后再改。必须从第一块砖开始,就按照豪华别墅的标准去建设。不知有关部门领导听后作何感想?

  小平同志当年曾说,凡看准了的,就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破除当前教育体制的这层坚冰,智慧之外,尤其需要魄力和勇气。


  文/张晓震
关闭窗口